一、现实中的孙宇晨。


孙宇晨读到有关波场未来的现实问题,例如「如果波场币 TRX 归零怎么办」,孙宇晨的情绪立刻变得非常糟糕。「他极度在意」据该雇员说,孙宇晨开始大喊大叫,发脾气。「无论是谁问了这个问题,我们要把他 / 她找出来,」然后抛出威胁称要「要杀他 / 她全家」。


「Justin 根本不关心怎样脚踏实地运营生意,」他们说。「他只关心造成极大反响,得到回报。」当员工稍后在一次会议中复盘特斯拉抽奖事件时才意识到:「哇,这实际上是不合法的。」特斯拉抽奖「翻车」事件在内部具有重要影响,则是出于另外一个原因。一位前员工说:「这可能是他最崩溃的一次。」多名前雇员可以听到孙宇晨向他办公室里的人们尖叫,他的叫喊声回荡在大厅里。有时他跳出办公室,猛地摔门,并发出了一声不特别针对任何人的 愤怒嚎叫 。坐在他办公室外面的助理没有回应。员工们谈起曾多次他在办公室内或通过电话责骂手下员工时,听到他踢门的声音。大家都害怕开会。从那时起,「总有传言说他想解雇一批人。」


「他擅长做任何吸引眼球和影响力的事情,」一位前雇员表示。「就像孩子口中的说法,追求影响力 。」孙宇晨赢下了这次拍卖,花了 457 万美元,几乎相当于 130 辆特斯拉的价钱。当营销部门问他愿意最高付多高的价钱时,他的回答是:「我不在乎,无论如何都要赢。」上不封顶。「让他付账单很难,但让他花钱很容易。」


Juraszek 坐在办公室里听到 孙宇晨向 Li 咆哮 ,无法专心工作。「我的手开始抖,开始冒冷汗,然后我听到了吐痰的声音。」 Li 尖叫了起来。Juraszek 站起来,从隔板上看到向后坐下去,手放在另一支胳膊上。孙宇晨刚刚打了他。几乎我交谈过的每位员工都回忆称,只是听过这一传言。但在现实中,这并不奇怪。Li 稍后向另一位员工证实,孙宇晨打了他。这一 bao力事件 似乎改变了 Li 和办公室氛围。


二、孙宇晨的底线在哪里。


孙宇晨的魔鬼细节


如果说 BT Movie 是负债资产,但与 BT Live 项目相比简直小巫见大巫。后者让多位前波场员工陷入麻烦,孙宇晨显然希望这一项目的真实目的被严格保密。

表面上看,它只是一个直播流媒体应用。实际上是 BitTorrent 聪明的创始人 Bram Cohen 最初是写了这一项目的代码。「它被封存并置之一旁,因此只能重启。」但当工程师们并不真正知道他们在打造什么,这种情况就非常「诡异」。孙宇晨要求「一个 非常非常激进的时间表 」。员工认为该项目「很棒」,但市场上充斥着 FaceTime、Facebook Live 和 Skype 等实时流媒体应用。一位困惑的前员工想知道,「卖点是什么?」另一名员工说:「通过手机向人们播放流视频并不难。」然后,管理层添加了一个熟悉的目标:「 将其去中心化 。」「所以你提个去中心化说法,然后说『现在这是一个非常有趣的问题。』这个想法是使用 BitTorrent 协议来支持 实时流媒体 。不会有中心化系统来控制和转发实时流媒体。


孙宇晨的魔鬼细节


一位前雇员说:「为了实现自己的目标, 他没有底线 。」「他不在乎任何人。他什么都不在乎。」因为坚持自己的信念而精疲力尽,大批员工辞职或被解雇。最悲剧的是,孙宇晨摧毁了理想主义者,使他们失去了信仰。「我相信这项技术。我认为该技术具有目的,」这位前员工在思考孙宇晨希望如何实施该技术的现实后果时说:「他甚至不会去考虑这一点。」

「我只能看到人类为这一切 付出代价 。」


三、孙宇晨的魔幻泡沫何时破裂。

截止本文发表日2020.10.20,波场币trx在CoinMarketCap虚拟货币市值排行榜上排名第16位,trx总市值¥12,195,881,083 CNY,简单来说就是接近122亿人民币。

何德何能啊!到底是有什么价值什么预期才能支撑起波场这价值122亿的项目。

我相信市场最终才会证明一切,而不是人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