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三论是指系统论、控制论和信息论,新三论是指耗散结构论、协同论、突变论。

老三论

系统论

系统论要求把事物当作一个整体或系统来研究,并用数学模型去描述和确定系统的结构和行为。所谓系统,即由相互作用和相互依赖的若干组成部分结合成的、具有特定功能的有机整体;而系统本身又是它所从属的一个更大系统的组成部分。贝塔朗菲旗帜鲜明地提出了系统观点、动态观点和等级观点,指出复杂事物功能远大于某组成因果链中各环节的简单总和,认为一切生命都处于积极运动状态,有机体作为一个系统能够保持动态稳定是系统向环境充分开放,获得物质、信息、能量交换的结果。系统论强调整体与局部、局部与局部、系统本身与外部环境之间互为依存、相互影响和制约的关系,具有目的性、动态性、有序性三大基本特征。

控制论

控制论摆脱了牛顿经典力学和拉普拉斯机械决定论的束缚,使用新的统计理论研究系统运动状态、行为方式和变化趋势的各种可能性。控制论是研究系统的状态、功能、行为方式及变动趋势,控制系统的稳定,揭示不同系统的共同的控制规律,使系统按预定目标运行的技术科学。

信息论

信息论是用概率论和数理统计方法从量的方面来研究系统的信息如何获取、加工、处理、传输和控制的一门科学。信息就是指消息中所包含的新内容与新知识,是用来减少和消除人们对于事物认识的不确定性。信息是一切系统保持一定结构、实现其功能的基础。狭义信息论是研究在通讯系统中普遍存在着的信息传递的共同规律、以及如何提高各信息传输系统的有效性和可靠性的一门通讯理论。广义信息论被理解为使运用狭义信息论的观点来研究一切问题的理论。信息论认为,系统正是通过获取、传递、加工与处理信息而实现其有目的的运动的。信息论能够揭示人类认识活动产生飞跃的实质,有助于探索与研究人们的思维规律和推动与进化人们的思维活动。

新三论

耗散结构论

开放系统有三种可能的存在方式:①热力学平衡态;②近平衡态;③远离平衡态。耗散结构论者认为系统只有在远离平衡的条件下才有可能向着有秩序、有组织、多功能的方向进化。

协同论

系统由混乱状态转为有一定结构的有序状态,首先需要环境提供物质流、能量流和信息流。当一个非自组织系统具备充分的外界条件时,怎样形成一定结构的自组织呢?协同理论为人们提供了一个极好的方法,那就是设法增加系统有序程度的参数──序参量。这种序参量决定了系统的有序结构和类型,这就是哲学中指出的外因是变化的条件,内因是变化的根据,外因通过内因而起作用的观点。协同理论告诉人们,系统从无序到有序的过程中,不管原先是平衡相变,还是非平衡相变,都遵守相同的基本规律,即协调规律。这对于创新工作极为重要。将这一规律运用到创造性思维中,学会寻求思维系统的有序量,使其思维系统有序化,从而达到创新工作的有序,自然就会形成一系列有序的、协调的思维方法与艺术。

突变论

突变理论通过探讨客观世界中不同层次上各类系统普遍存在着的突变式质变过程,揭示出系统突变式质变的一般方式,说明了突变在系统自组织演化过程中的普遍意义;它突破了牛顿单质点的简单性思维,揭示出物质世界客观的复杂性。突变理论中所蕴含着的科学哲学思想,主要包含以下几方面的内容:内部因素与外部相关因素的辩证统一;渐变与突变的辩证关系;确定性与随机性的内在联系;质量互变规律的深化发展。